新加坡司令 Singapore Sling

新加坡司令鸡尾酒于1915年在莱佛士酒店的Long Bar诞生,此后逐渐成为了新加坡的标志之一,新加坡航空的所有飞机上就会免费供应该鸡尾酒。小X来一趟新加坡不容易,今天就进行一次新加坡司令的寻根之旅,探寻它的发源地——Long Bar。看看当年的殖民者过着怎样的一种灯红酒绿、穷奢极侈、纸醉金迷、放荡无忌的腐败生活地。

从乌节路出发,去莱佛士酒店,那可是相当得远,需要做MRT作3站到City Hall。先来张一家五口印尼幸福小家庭的全家福。

black people with white horse

下了MRT,向东穿过Raffles City,就可以隔街看到传说中的Raffles Hotel,大白楼在灯光的映衬下,略显巍峨。整个3层建筑像一座堡垒一样。在新加坡,凡是带Raffles字样的,都属于历史悠久、档次较高的地方。因为莱佛士爵士是新加坡的首任总督,其地位和冠名权是由其历史意义地。

运气不错,直接来到Long Bar的一楼入口,门口的大牌子,信息挺全。驻店乐队Moodique已有近20历史了,晚上9点开始演出,原汁原味地演绎着当年的殖民地风情。

挂在楼梯间墙上的鸡尾酒菜单,也算是明码实价,童叟无欺。看到S$29.45的价钱之后,会不会让人望而却步?好在我们是有备而来,再贵也要将之消灭,纳入肚中。

进入2楼的Long Bar,人满为患,洋人们肆无忌惮地、慵懒地坐在bar台或下面的藤椅上。看看表,才10点啊,怎么这么多人。节奏明快的Jazz,让人立即有舞起来的冲动。看看环境,没发现乐队,走,继续上楼。顺着转圈楼梯上来,aha,乐队在此,而且3楼明显没有那么多人了。白猪们就是懒,多上一层看现场表演多好!我们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落座,以免被激情澎湃的音乐震得耳鸣。

桌子擦得挺干净,还有一盒花生,暂且按下不表,嘿嘿。

乐队正对着吧台拐角,一切都还是当年殖民时代的风貌,只是人进化了。看看旁边桌的jap,深情地望着不远处的唧唧喳喳。

房梁上的排扇,虽然在动,不过作用有限,复古装饰为主。这么热的天,还是得靠空调啊。

主角登场。这就是Singapore Sling,味道甜甜的,带有水果的清香。喝一口,沁人心脾,鬼佬们就是会享受。

新加坡司令 singapore sling

分享一下新加坡司令的制作秘方

材料:
辛辣琴酒————45ml
柠檬汁————–20ml
砂糖或糖浆———–2匙
樱桃白兰地———-15ml
苏打水————–适量
装饰物
红樱桃一个,柳橙圆片一个
用具
调酒壶、搅拌长匙、平底杯
做法:
1.将冰块和材料倒入调酒壶内,搅匀后滤冰倒入装满冰块的杯中。
2.加入苏打水.再倒入白兰地.以水果装饰。
Long Bar有个规矩,允许并鼓励客人边吃花生,边吧花生壳随意的扔在地上。据说以此来显示对客人的尊敬,宾至如归啊,在家里都不至于如此吧,红头洋毛们肆意欺压奴隶仆人们的殖民地文化可见一斑。今天咱们也享受一下作主人的感觉!回到中国可就享受不到了。

邻座的jap终于按耐不住躁动的心,动感音乐一响,一跃而起,跳入舞池,激情舞动,push high in the bar to a peak …

蛮high的哈

拍了一段视频,放在facebook上,国内的人访问可能会被墙,翻吧

站在Raffles Hotel的外走廊,吹着和煦的暖风,欣赏一下新加坡的夜景。

时间不早了,打道回府,下楼的时候,发现一个铭牌,镌刻着Long Bar的历史。二楼楼梯口走廊的位置是空的,没有玻璃,却用网格住了,据小X分析,可能是以前有酒鬼从这里掉下去过。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啊。可以不断的优化流程,哇,CMM5了。1楼还有卖纪念品的东西。

Long Bar之行,确实让心灵得到了一次洗礼和震撼,资本主义经过几百年的磨砺,仍然保持着对人类的吸引力,绝非偶然。正是它每次危机中都能够修改既有规则,不断进化,才使得一次次危机化险为夷。广阔天地,自由驰骋,能够提供这种平台的国家才是真正的强者。

DeliciousDiggFacebookStumbleUponFriendFeedMySpaceTechnorati FavoritesTwitterLinkedInRedditGoogle BookmarksMixxShare
标签: ,

关于 Harry

关注产品管理,敏捷,Google,iPhone等领域。